去博物馆 龙年看“龙”

发布时间:2024-07-21 21:28:12 来源: sp20240721

  甲辰龙年春节来临之际,全国多家文博机构推出龙年主题展,如四川博物院“龙行中华——2024年春节贺岁特展”、上海博物馆“春光龙融——上海博物馆龙年迎春展”、山西博物院“龙行中华——甲辰龙年生肖文物大联展”、咸阳博物院“龙行天下——咸阳龙文物贺岁展”。多姿多彩的龙文物,展现了龙在中华文化中丰富而深刻的内涵,折射出各个历史时期中国人的精神信仰、审美追求、工艺水平等,彰显了中华文明的独特魅力。

  龙形初现

  龙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图腾。早在新石器时代,中国多个地区就出现了龙的形象。距今约8000年的辽宁阜新查海遗址巨型石堆塑龙,距今6000多年的河南濮阳西水坡遗址蚌塑龙,距今5000多年的红山文化C形玉龙、玉玦形龙等较有代表性。早期的龙形象朴拙,具有多元化的特征,体现了先民的原始信仰。

  红山文化玉玦形龙  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

  此器2003年出土于辽宁省朝阳市牛河梁遗址,年代为距今约5500年—5000年。其头部较大,双耳竖立,耳间有棱脊,吻部前突,用阴线雕出双目、口和鼻间褶皱。躯体弯曲呈玦形,缺口处有明显切割痕。颈部有圆孔,可以穿系。专家认为这类玦形器是龙的早期形象,根据造型推测其可能源自猪、熊或蚕等。

  牛河梁遗址是红山文化晚期一处大型祭祀遗址群,发现了大型祭坛、女神庙、积石冢群和大量玉质礼器。遗址内的高等级墓葬以玉器为重要随葬品,可能将其视作通神的工具。

  龙山文化彩绘龙盘  山西博物院藏

  20世纪70年代末,考古学家在山西省襄汾县陶寺遗址发现了在盘中“沉睡”数千年的“龙”。彩绘龙盘为灰褐色陶胎,通体磨光,盘底用红彩涂成圆面,盘身内红灰相间的蟠龙围绕红色圆面盘旋,身体饱满而外张,沉稳强健,威严神秘,是罕见的艺术珍品。这样的龙盘只在陶寺墓地5座大型墓葬中发现,且每座墓葬中只有一件。它们与一批具有礼器性质的器物同出于大墓,充分说明在这个处于早期国家形态的社会中,已经将龙作为崇拜的图腾。

  陶寺遗址距今约4300年—3900年,发现了城市、宫殿、王墓、青铜器、观象台、文字以及象征王权的礼器等。这些发现表明陶寺遗址已经形成了早期的国家形态。据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分析,陶寺遗址与史籍所载的“尧都平阳”非常吻合。

  三星堆文化龙形铜饰 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

  龙形铜饰出土于四川省广汉市三星堆遗址八号祭祀坑。龙张口露齿,獠牙咬合;上吻甚长,向后勾卷;龙头部顶一物,结合七号坑出土的同类器物推断其为铜牙璋;眼为“臣”字形;右侧龙角几近完整,龙角细长,向后卷,左侧龙角仅余根部;龙耳向后勾卷;龙身两侧皆有前腿和足,呈伏卧状,腿部短粗似兽腿,足部有两趾,应为兽足;龙身呈管銎状,断口完整,为铸造形成,应与其他部件相接。

  三星堆遗址出土了许多带有龙形象的文物,如青铜龙柱型器、青铜爬龙器盖、青铜持龙立人像以及青铜神树上的龙,表现了古蜀人对龙的崇拜,反映了龙是中华民族共同的精神信仰。

  龙纹演变

  据文献记载,龙是一种上天入水、兴云布雨的神兽,是东方星宿的化身,对农业社会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。几千年来,龙的形象经历了复杂的演变,从早期抽象、多元的造型逐渐走向标准形式,细节愈渐明晰。商周时期龙纹神秘狞厉,秦汉时期龙纹刚健粗犷,隋唐时期龙纹雍容华贵,宋元时期龙纹雄奇洒脱,明清时期龙纹典雅精致,并作为皇权象征。

  西周龙纹盘  上海博物馆藏

  这件青铜盘折沿浅腹,高圈足外撇,腹部设两附耳,其中一附耳有两短横梁与器口相接。外腹饰一周变形龙纹,无具象龙首。内壁饰12条首尾相接的鱼纹。内底中心为盘旋式卷龙纹:龙首居中,有两圈眼眶,圆目突出;龙角和口部的形式比较特别,左龙角后有一小龙,龙首下有两条对称曲体的小龙;躯干右旋,饰鳞纹,旁设两爪。

  盘主要用于盥礼之中。盥礼即洗手礼,用盛水的盉或匜浇水洗手,废水承接于盘中。龙纹多与盘等水器结合,体现了龙与水的联系。

  战国龙凤玉佩饰  咸阳博物院藏

  玉佩灰褐色,体扁平,为龙凤合体的倒S形。一端为龙首,一端为凤头,龙凤共用一躯。龙张口卷鼻,菱形目,尖喙,圆目,冠翘起。龙有翼,凤有翅,翼翅同形。龙身有斜出的边轮,其间雕琢细线卷云网格纹,两面纹饰相同。此玉佩应属于战国时期王室贵族配饰,表现其尊贵身份。

  东汉骖龙雷车画像砖  四川博物院藏

  砖面浮雕3条龙驾一轺车凌空飞奔,车轮呈漩涡状云雷纹,云车周围分布着5颗光芒四射的巨星。车上乘坐二人,前者头上有羽,手牵驾绳,当为神人。此砖出土于墓葬中,寓意神人驾驭龙车带着墓主人升天。

  唐代金龙  西安博物院藏

  龙长首独角,巨目阔口,眼与耳下有三撮短须,作腾空奔驰状,脚爪锐利,爪为三趾。身躯较直,下部镂空处镶嵌绿松石。颈、背卷曲成尖角,长尾直伸,末梢勾卷。角、三爪及尾上各有一小孔,为穿铆钉之用,推测其应为某件器物上的装饰。龙鳞清晰细密,形态矫健有力,反映出唐代高超的工艺水平。

  南宋高浮雕青龙石刻  四川省泸县宋代石刻博物馆藏

  石刻正面雕一青龙,眼圆睁,嘴张开,龙角及龙头上的长鬣向后飘,龙颈弯曲,龙尾向后上翘,龙身布满鳞甲,四爪均向两边张开,踏于祥云之上,作奔走状。

  金代定窑白釉印花云龙纹盘  上海博物馆藏

  此盘敞口,弧腹,圈足。器身及足端皆满釉,釉色白中泛黄。口沿因覆烧无法施釉形成芒口露胎,以金属镶扣进行装饰。内壁模印云龙纹,龙身矫健,鳞甲细密,首尾相顾,腾跃于云气之中。这件龙纹盘工艺精湛,存世稀少,堪称佳作。

  宋代开始,龙的造型形成了相对固定的范式。北宋郭若虚所著《图画见闻志》中总结出画龙“折出三停,分成九似”的理论。

  清乾隆景德镇窑青花胭脂红云龙纹双耳扁瓶 上海博物馆藏

  此瓶小口,短颈,双耳,扁圆腹,圈足。瓶身前后各以胭脂红彩绘一正面五爪龙,并以青花绘祥云环绕其间,青花深沉,胭脂红娇艳,两色相映成趣。扁瓶颈部以胭脂红彩书写异体“寿”字,寓意百寿吉祥。底部有青花篆书款“大清乾隆年制”。

  五爪龙纹是清代官窑瓷器的御用纹样。至晚在乾隆早期,这类纹样已在民间使用,且官方并未严令禁止。

  龙腾四海

  在中华传统文化中,龙是吉祥、神圣、权力的象征。龙的图案纹饰广泛用于建筑、服饰、礼器、乐器、文房用品、民间工艺品中。划龙舟、祈龙雨、舞龙灯等丰富的民俗活动,寄托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盼望与追求。中国龙文化已成为凝聚全球华人的情感纽带,在世界舞台上绽放异彩。

  战国青铜龙钮錞于  咸阳博物院藏

  此器出土于陕西省咸阳市渭城区塔尔坡窖藏。通体饰勾连云雷纹,上下各有一排锯齿纹,钮为一站立回首的龙形。錞于是中国古代军队使用的打击乐器,常与鼓配合,用于战争中指挥进退,有时亦用于祭祀、宴飨。目前全国仅发现这一件以龙为钮的錞于,与齐鲁、吴越、巴蜀地区的绳钮、兽钮、虎钮錞于不同,具有独特的秦国风格。

  唐代双龙柄贴花瓷瓶  陕西省咸阳市渭城区文物保护中心藏

  双龙柄贴花瓷瓶是唐代早期流行的器物,多出土于贵族墓葬中,其显著特征是瓶肩两侧至口沿有对称的龙形柄,腹上贴塑宝相花纹。这种器型及纹饰受到中亚地区金属器的影响,是中外文化交流的产物。

  明代龙纹金带饰  四川博物院藏

  四川省成都市前进机器厂明墓出土,墓主人据推测是明代蜀王府的太监。带饰采用锤揲和錾刻工艺制作,主体纹饰为云龙纹,生动立体。明代宫廷金银器多镶嵌宝石,这件金带饰原来应当也嵌有宝石,但均已缺失。

  明末清初尤侃犀角雕六龙杯  上海博物馆藏

  杯身祥云缠绕,云中六龙盘绕穿行。二龙升腾而上形成杯柄,攀附杯沿,探首与杯内一龙争戏宝珠,杯壁一侧一龙作势欲上,另一侧二龙一升一降。此杯雕工精致,气势非凡,龙纹身姿夭矫,鳞爪森然,须鬣飞动,具有典型的明代风格。杯身有阳文篆书“尤侃”款识,应为工匠名。

  清代十二生肖龙纹铜压胜钱  四川博物院藏

  压胜钱(厌胜钱)也称花钱,刻有祈福辟邪的文字、图案,不能作为钱币流通,主要用于佩戴、馈赠、赏玩、镇宅、撒帐等。龙纹在花钱中很常见,古人认为龙纹花钱具有特殊的神力,可以起到趋吉避凶的作用,常将其作为饰物随身佩戴,或作为祥瑞之物馈赠他人。

  龙在十二生肖中位居第五,与十二地支中的“辰”相配。辰时即早晨7时至9时,相传这是群龙行雨的时间。

  近代彩瓷龙舟  四川博物院藏

  船体由龙座、主舱、亭阁等部分组成。龙座昂首翘尾,身平呈船形,全身刻鳞片纹,近底处刻波涛纹,显出龙舟乘风破浪、急速前行之动感。龙座之上为主舱,舱边有栏杆,栏杆外两侧船沿上有船员正奋力摆臂摇桨,动作整齐。主舱内有两层楼阁,上层楼阁为四角亭状,亭外镂雕围栏。上层、下层、阁内、阁外雕刻多个人物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动作各异,刻画精细,惟妙惟肖。

  记者 邹雅婷

  《 人民日报海外版 》( 2024年02月06日   第 08 版) 【编辑:李润泽】